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 【www..lilai123.com】_利来国际网站_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装设计图片大全 >

绚烂的隐没—— 徐善循的人体写生作品

来源:互联网  ¦  整理:主页  ¦  点击:次  ¦  我要收藏
服务于意大利趋势机构MATTORI(米兰时装周的组织机构米兰时装工会的合作工作室) 如果没基础想学就从基础学起,素描,人物速写,水粉,有一定基础以后再学,服装设计效果图,每

  服务于意大利趋势机构MATTORI(米兰时装周的组织机构米兰时装工会的合作工作室)

  如果没基础想学就从基础学起,素描,人物速写,水粉,有一定基础以后再学,服装设计效果图,每个地方都会有不同的美术班,学则合适的参加培训即可。

  谈起这个系列,格罗恩巴赫说,“我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学习,我把它作为我的毕业系列来做的,所以使用法语命名。”

  1960年生,吉林省农安县人。曾任吉林市美术家协会主席;北华大学艺术学院院长,教授;上海理工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;现任:上海理工大学美术系主任,沪江美术馆馆长。

  现已出版学术专著:《徐善循画集》、《设计&速写》、《墨色苍黄》、《只身水色》、《纸上清音》等;

  西方文化把人体当做人体看,当做万物之首灵来看,因此在人体上赋予了纯粹的美与理想的结构。直到进入现代性,人体艺术才回到自身的肉身上,回到身体的欲望,直至回到身体之肉感,被还原为纯粹的动物性或身体的被动性,比如疲惫、睡眠与无聊,这在弗洛伊德的人体写实那里表现最为充分,乃至于机械性与幽灵性的结合,这在德·库宁那里也有充分表现。

  那么,对于一个中国画家呢?他如何看待人体?说实在话,整个二十世纪中国绘画,人体作品的经典代表作几乎没有,要么只是沿袭西方技法,要么只是模仿西方的感知,在常玉那些拉长变形且极度简化的女性线条人体上,似乎有着某种东方性的简约与韵态,但还是太相似于马蒂斯了。那么,如果从中国人的人体出发,从中国人对于世界的感知出发,如何画出一幅独特的绘画作品来?

  善循运用的是中国传统的笔墨材料与线条书写,既然从毛笔出发,“笔软则奇怪生焉”,毛笔的笔锋与弹性带来的线条质感不同,更为富有表现力,而且带有呼吸感。善循对于人体形态的处理,就异常独特:首先,以毛笔的书写性勾勒人物轮廓,比如,胳膊与乳房、肢体与动作,但并不走向完整,只是一笔到位,任由笔墨与线条的即兴化的书写痕迹来建构人体局部,在笔势的呼应中,生成出一个更为活泼的形体。其次,其视觉生成原理是,如此画出的人体,就不是西方的形体,而是“姿态”,是生动的性感的在表达的姿态,带有某种原初的舞蹈,尤其是中国人特有的俯仰姿态,所谓俯仰之间,白驹过隙,白云苍狗;俯仰之间,天地已开,人世无常,其中有着中国人对于生命与世界的共感。尽管西方现代人体绘画开始描绘姿态,但还是过于表演性与人为性。其三,善循的人体姿态则是更为自然,更为隐没在呼吸中,笼罩在一片氤氲化生的气息中,自身回撤到天地之间的共融与共生之中。最后,这些姿态还带有独特的色彩,并且与色彩融合,似乎是原初的人性,是女娲的原型,是最初以五色石修补世界的那种原理。

  而绘画无外是形态与色彩,一旦善循加入独特的颜色,主要是泥土色,这是他自己独特找到的自然的颜色,靠近大地,靠近传统的壁画色彩。那么如此的设色就隐含着多种含义:其一,如同我们刚才所言,是靠近大地的色彩,这是与善循十几年来坚持写生的经验相关,即面对自然的鲜活性,人体也是如此,人体并未定型,要把人体还原到自然的感受中,自然是处于变化生长的,自然是呼吸的,简化为线条的人体,保留了女性形体的丰润,但又要隐没在大地的孕育之中。画家要画出的是人体的孕育,因为只有女性躯体才受孕与怀孕,才孕育生命,人体大地培育万物。这种回到孕育的感知,这种人体的大地性,让善循的人体与所有艺术家区别开来。其二,人体的大地性当然还并非具体的形式,而是一直处于孕育之中,一直处于浑化之中,保持浑化与混沌,这也是自从波洛克与德库宁以来的基本原则,与写实的区分就在于此,这也是善循与弗洛伊德以及中国学院派写实主义传统的不同,而是更为写意表现,或者说,让形态淹没在线条与色彩的交织之中,一片朦胧的交织,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游戏,编织出“世界的肉”,如同梅洛-庞蒂所言,这是一种身体与世界感知的编织,一种还在孕育的整体感。其三,则是线条与色彩的交织,身体自身的缠绕与扭结之中,身体处于自身的沉迷,并不诱惑我们或观众,这是与西方人体更为重要的差别,裸露的人体总是具有诱惑性的,哪怕是反讽与含蓄的拒绝,乃至于神性的庄严,但是,善循的人体,却并没有头,基本上没有头,这是现代性的“阿西法尔”,这是无头政治与去主体化的生命,是自然化的生命,是有待于生成的可能主体,而非主体的自我强化。其四,这也是中国艺术更为让人性回归到其自然性,丰润性感的肉体回到自身身体的卷缩与回缩中,乃是回到一种更为幽远与内在的自然性,回到一种纯朴又新鲜的色晕与色态上,既古旧又新嫩,回到前面我们所言的混沌与大地性,但又有着形态的显露,借助于留白的停顿,暗示出人体的基本姿态,甚至是最为性感私密的部位,但总体上,还是被一片绚烂又莫名的色彩所笼罩。

  

  对于善循而言,绘画不是欲望的占有,不是去争夺,而是自身的隐没,是笔触在极端的外在表现与内在的还原之间的张力,甚至,越是去表现、表露与外露,人体绘画本来就如此要求,就越是要去内缩、撤回与隐没。越是要去肯定人性的生命力,又越是要让人性的本源,即自然性得以被唤醒。如同善循其他的山水画线条,他的人体并非仅仅是人体而已,而是“万物一体”的世界感,是画家以线体的笔法,以附体的灵魂感知,以一体化的宇宙感知,所建构起来的艺术观与想象力。

  这些墨色线条与泥色交织的人体,是中国绘画最为彻底深入到形态的孕育与色彩的原生质的努力,是线条与色彩的当代感知的转化,看似抽象,实际上又有着形态的暗示,就生成出一种具有余意与余韵的形象,那并非仅仅是某一个形体,而是所有生命体孕育的初始时刻,是生命不止息的出生,绘画在这个技术图像复制的时代,乃是生命出生的召唤,是生命感知的运化,是有着色晕与孕化的运作。

本篇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ks-py.com/sjtp/20190604/10586.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!

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

精彩图片